目前日期文章:2005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幾年來,雖然還是起鬨沒誠意的居多,但也不是說完全沒有表示好感的人。只是,總是提不起勁來;工作很累,假日太短,睡覺都不夠了,哪還有閒情逸緻搞什麼風花雪月?而再也找不到是,喜歡一個人的那種感覺,那種「撩落去」的感覺。大概只剩下看著帥哥的海報時(ex. Brad Pitt、小時候的威廉王子、Mulder),那種純然的視覺享受還能夠讓我的心雀躍。

 

  或許,或許我還在等待,等待電光火石的瞬間,等待四目交接的剎那,等待在那一刻,可以篤定,此生是非君莫屬的悸動!而也或許,這個人是,永遠永遠永遠也不會出現!眾裡尋他千百度,可是不要說驀然回首,也更別說燈火闌珊;哼!就算是死命的盯著,就算是燈火通明之處,也看不到半個「那人」啊!

 

  我不是小蘭,也找不到新一;我不是 Scully,也等不到 Mulder;我不是小茜,更沒有誤闖咒泉鄉的亂馬。可是,我知道我在尋找,尋找一種永遠,一種不管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都可以確定我會一直愛著他的永遠。但是,或許,只是或許,「永遠」~永遠是一個神話?

 

  寫到這裡,我終於瞭解,桃花這種東西是摘不得的,起碼我摘不起。那麼,如果婚姻的基準不是為了愛情,最少也應該要是為了婚假和禮金吧?可是,怎麼就都遇不上一個和我有一樣共識的人呢? 不管是頂客族 DINKDouble Income No Kids)或是頂斯族 DINSDouble Income No Sex),都是這麼的吸引人啊!雖然我個人認為,如果能夠 Single Income 會更佳啦!喔~呵呵呵~~~

 

  綜觀以上結論,在二十九歲的最後一天,我想要,把這個匾額...送給自己!

 

~全文完~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桃花篇

 

  說也奇怪,剛分手時總是桃花特別旺;連坐在海科院吹風都會被附近的駐軍搭訕;真是的,難怪偷渡客這麼多,原來這些人正事不幹,都在泡妞?大四時因為課業很鬆,所以跑去文化中心報了便宜的長青班,學古典吉他;結業時也適逢該時期,有個傢伙竟然跑來跟我要電話。各位!這裡可是淳樸的高雄耶!又不是龍蛇混雜的台北。雖說虛榮心是小小的被滿足了一下,不過還是很保守的只留了 BBS E-Mail,大約還通了兩年的 Mail,當然最後仍是無疾而終啦!而我連人家的臉都不記得了,對不起,我是無情的人~~~

 

社會篇

 

  這發生在我剛進第一家公司沒多久,有一回從公司搭電梯下樓,停在某一層時,外面站著兩個人正在講話,本來那個男生做手勢說他不搭了,可是當我按下關門鍵時,不曉得為什麼,他突然就衝了進來。然後開始問東問西,也就是傳說中的搭訕啦,離開電梯時還跟我交換了名片。據說他是在看了我一眼之後就決定要衝進電梯的,怪了,我記得當時我應該是兩眼呆滯、雙眼無神,處在半夢半醒間的彌留狀態才對呀!不然憑著本掌門的功力,豈會糊里糊塗的就給了別人名片?

 

  其實這是我所有的桃花中最「戲劇化」的一個,應該相當有變成可歌可泣有如愛情小說般劇情的潛力才是。可惜的是,他還是很不幸的被 OUT 了。不過台北人果然是比較積極,比較耐踩,本人可是經過長期抗戰後才開始沒再接到電話。其實他長得也還算人模人樣,(請問有人長得不「人模人樣」的嗎?)談吐也算斯文;不過,我想我是一開始就被嚇到了吧?畢竟人家也算是「下港來的」清純少女,把台北人都視為豺狼虎豹,是會吃人不吐骨頭的。

 

  所以大家才會說,打得好不如打得巧呀!一種是強勁平飛球,眼看就要穿越形成安打,結果硬生生的進了野手的手套,再更「ㄙㄞヽ」的話還會變成雙殺。另一種是看似軟弱無力的小飛球,飛呀飛的,恰好掉在三不管地帶,三個和尚衝過去,結果沒半滴水可喝,只能眼睜睜的看它變成安打。我現在也只能祈禱,希望那不是在「錯」的時機裡所出現的「對」的人,否則我豈不是嘔死?

 

~待續~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學篇

 

  這是我睽違了六年之後,開始和男生有「近距離」的接觸。噯噯噯!所謂的近距離就是一起坐著上課啊(高中是男女分班)!想到哪兒去了?大一時出現了兩朵桃花,本時期的我相當缺德,都把喜歡我的人灌上「變態」二字,所以呢!就出現了「變態學長」及「變態機械系同學」兩種稱謂。至於為什麼叫人家變態?或許是因為我覺得會喜歡這麼變態的我的人,多多少少都有點變態吧?

 

  大二時,有機實驗因為衝堂,改去和生物系一起修,在我們後面 bench 的那一組,有個男生老是叫我「小飛柔」,不過因為他沒有什麼實際的行動,所以並沒有悲慘的變成「變態生物系同學」,也或許是因為考量到有機實驗通常都要做很久,跑不出 data 時也要互抄一下,所以不要做的太絕才好。唉呀!沒想到我小小年紀這麼奸詐?

 

  總之,大一到大三這段時期,大概是金庸看太多了吧?我的心思完全放在想要和男生建立起那種充滿「義氣」的友誼,誰想越界誰就會狠狠的被踩死!雖然我看到小強會嚇得皮皮銼,可是踩起這種桃花來,可是快、狠、準吶!至於這些屍體們,因族繁不及備載(此句純屬個人膨風用),在此就不一一贅述啦!此時期的座右銘為:「給我純友誼!其餘免談!」(後來發現其實建立的友誼都是酒肉之誼啊!和小說寫得熱血友誼一點都不像,我是為了什麼這麼辛苦啊?嗚嗚嗚……

 

  好啦!寫了這麼多,終於要進入重頭戲了。不能免俗的,我還是下定決心修了必修的愛情學分,雖然不幸被當了,好歹也算是修過啦!他第一個握住我的手、第一個吻上我的唇的男生(老天保祐千萬別是最後一個),我想,在我心中是佔有一定份量的。這裡不能透露太多,因為耳目眾多,再講下去人家會害羞啦!(其實是擔心不小心說了別人太多的壞話,被發現就慘了,哈哈哈!)或許對我們而言,當朋友要比當情人自在的多吧?

 

  啥?你嫌這麼短算什麼重頭戲?好啦!好啦!那就補充一下趣事一則好了。話說因為我們是同班同學,在一起後雖沒刻意隱瞞,可是也沒有刻意公開,所以剛開始還是有不少同學不曉得。有一天打完球賽,他回武嶺(男生宿舍)換完衣服後我們就騎車下山打算去約會,某位同學也打完球要回武嶺,恰好騎車迎面而來;此時我坐在後座,從背後環住他的脖子,靠在他的耳邊說話(那時還不用戴安全帽)。我永遠記得那位同學看到我們像見到鬼一樣,眼睛瞪著老大,下巴差點沒掉下來,我真的很怕他去撞山壁;害我們一路從活動中心笑到洞口,說實話,我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很好笑。

 

~待續~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初中篇

 

  初中唸的是女校,嘿嘿!不能免俗的,看上的一定要是「女」的才行呀,不然怎麼對得起我們那個尼姑學校?這次也是暗戀啦!不同於小學時期,我和那個同學其實不熟,中國人講「隔」,或許是隔著某種程度的距離才能創造美感吧?不過那位同學長得挺帥的,唉!從小就承受不住美色的誘惑啊!可是,其實仔細想想,說是喜歡太強烈,說是欣賞嘛!又太漠然。真是令人懷念啊,青澀的青春,遙遠的歲月…….

 

高中篇

 

  這是我第一次有那種「驚豔」的感覺,高中雖然是男女合校,不過我們學校男生的貨色實在是挺差的,對我而言,他們都是「沒有五官的男人」,喔呵呵呵!

 

  高一的寒假,和同學跑去報名了救國團的「溪阿玉活動隊」,就是所謂的溪頭 + 阿里山 + 玉山的營隊。唉呀!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個阿里山的值星官,真是帥呆了!雖說他自稱十天沒洗澡實在有點噁,不過,他是第一個讓我一看就很想大叫「哇~好帥!」的男生(因為那時候我還不認識 Brad Pitt )。可是呢!人類的記憶果然是不可靠的東西,我現在是完完全全想不起來他長的是圓是扁?不然拿來做做夢也好啊!(喂~別想歪了~可不是「那種」夢喔!

 

~待續~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底是什麼東西三十週年呢?哼!這還需要我講嗎?當然當然當然是指我的年齡啦!你就是一定要逼我講出來嗎?嗚嗚嗚……

 

  好吧!不管再怎麼不願意,這一天總是會到來的。身為一個鐵錚錚的漢子,不!是纖弱弱的女子,豈能過不了三十這一關?所以呢,為了紀念我三十年的青春歲月,我決定來回憶一下這三十年來的桃花劫。(桃花是有個一兩朵啦!不過,要稱為「劫」可還早的很咧!

 

小學篇

 

  嗯,話說我的初戀,初次的暗戀,發生在我小學三年級之時。大家都知道,小學的座位是按身高排列的,想當然耳,這個男主角和我一樣是個冬瓜,位子換來換去,我們倆個總常常被排在一起。所謂日久生情,就這麼開始我淡淡的初戀啦!可惜本人小學時和現在一樣ㄍㄧㄥ,唯一的甜蜜回憶是,有一回我們一起當值日生,他去倒垃圾,我則留在教室整理桌椅。然後忽然玩心一起,就躲在桌子下等著嚇人,等他邊叫我的名字邊走過來時,我就突然跳起來大叫一聲。非常無聊的遊戲,結局是我撞到頭痛的要死,他則跌在地上,垃圾筒也飛了出去,幸好當時沒垃圾,不然還真是樂極生悲啊!總之,真的是無聊到爆的劇情,可是,我忘不了我們當時趴在地上無法停止的笑聲,我忘不了在那一瞬間,簡單而純粹的快樂。至於這個男孩現在哪兒去了?很抱歉,不曉得,大概也已埋沒在人群中不復見了吧?

 

~待續~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