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教父

  書名:小教父(The Outsiders

  作者:蘇珊‧艾洛絲‧辛登(S.E. Hinton

  譯者:麥倩宜

  出版社:小魯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04.9

 

  這部電影是1983年上映的,我沒有看過電影,但高中的時候初看這本書時,這本書也出版快十年了。作者寫這本書時才十六歲,很難想像這樣的文字是出自一個十六歲小女孩的手。

  書名中的「Outsiders指的應該是社會邊緣人,內容中那些所謂的「壞孩子」也和黑道都還沾不上邊,但「小教父」電影版是名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所拍的,我猜大概是因為他拍的「教父三部曲」太有名了,所以電影才會直接翻成小教父。而這本書雖是在1967年完成,但早期舊版的出版日期是1983年,剛好就是電影發行的那年,舊版的封面放的也是電影封面,應該也是搶搭電影的順風車吧。

  故事我不多說,這雖然是一本標榜給青少年的小說,但我想也同樣適合給失去初心的大人們閱讀。我很喜歡這句話:「不要只看到一個男孩抹了髮油,便立刻對他下了評斷。」我想起多年前和老媽在費城搭計程車,司機是個黑人,我阿母一路上都在跟我說:「是黑人耶!他會不會搶我們?」

  我沒有辦法改變母親的價值觀,可是我可以提醒自己,不要因為一個人的膚色、長像、言語、性向、信仰或政治傾向,就立刻對他貼上了標籤;我想用純然不帶任何色彩的眼神來看待這個世界,但其實還滿難的,我們已經不是自然的第一抹綠了,不是一朵花的新葉;但是,保有「初心」應該是漸漸長大的自己,所能夠繼續努力的目標。

 

  舊版的翻譯是我特地跑去翻日記找出來的,如果有錯就是當時抄錯了,哈哈!雖然新版有些地方翻的不錯,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舊版的。

舊版翻譯

新版翻譯

對索德來說,僅僅只是活著的事實,就夠叫他沉醉的了。

 

對兩撇而言,生命就是一個大笑話。

對兩毛五麥修而言,人生是個天大的玩笑。

大雷認為他的生活已經夠受了,不必再去窺視別人的。

德瑞認為他自己的生活就夠受的了,根本不想觀察別人的生活。

但我也意識到索德、兩撇子和大雷之所以會在我的心中佔有這麼大的份量,是因為他們很像我在小說中看到的主角,阿達卻是真實的。我喜歡看書、雲和夕陽,阿達卻真實的讓我害怕。

但我體會到,這三人吸引我是因為他們像我讀的小說裡的英雄,而達拉卻是真實的。我喜歡書本、天上的雲和日落,達拉卻真實得令我生畏。

我難以自制的啜泣,索德像嬰兒般的嚎啕大哭,大雷卻只是站在那兒,雙手插在褲袋裡,臉上同樣是那個無助、乞求的表情。

那天我無法克制地哀泣不已,蘇打像小娃兒般嚎啕大哭,但德瑞只是站在那裡,雙手握拳塞在褲袋裡,臉上同樣那副茫然無助的祈求表情,就和此刻的神情一樣。

我們有些人是從來不哭的,例如阿達、兩撇和薛普--他們還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忘了哭泣的滋味了。

有些油頭小子甚至從來不哭,比方達拉、兩毛五和提姆.薛帕--他們小小年紀就忘了如何哭泣。

當你在巷子裡碰上一群無賴,你應當是怎樣的一個人才是最安全的?答案是,你也是個無賴。

如果獨自在小巷裡碰上一夥人,最安全的人會是什麼人?答案是,是另一個流氓混混。

他不斷試著會不會有人對他說「不」,但他們從未拒絕過他,他們從來沒有。那就是他想要的,有人對他說不,有人定下規則,設下限制,使他有所立足,有所憑據。那就是我們所要的

他不停的想法子希望別人對他說:不行,可是他們卻從不拒絕他,從來不。可是他卻很希望有人告訴他:不行;希望有人替他立下規定,替他設限,讓他有原則可以遵循,其實我們都很希望這樣,真的。

在街頭過個十六年,你可以學到很多事情,可是都是錯誤的事,不是你想學到的。在街頭十六年,你會看到很多東西,但全都是錯誤的景象,不是你想看到的。

在街頭混了十六年,可以學到很多事情,可是全是些錯誤的事,並不是你想學的。十六年的街頭生涯,可以見識到很多,但全都是錯誤的情景,不是你想看見的。

我所認識的許多浪子們雖然抹了一頭油,但行事卻光明正大,而據我所知,有不少凱子都非常冷血、狠毒--可是人們往往以貌取人。

 

就在警察的槍爆出火花之際,我想通了,那正是阿達所要的。子彈的衝力使他向後一震,然後慢慢的仆倒在地,臉上露出一抹苦澀但勝利的微笑。

即使當警察開槍,子彈發射的火光照亮黑夜時,我知道那正是達拉所要的。他中了彈,身軀被子彈強勁的力量扭轉,再慢慢倒下,臉上浮現一抹勝利的笑意。

強尼和阿達是我們的伙伴沒錯,但你不能因為失去了某個人就停止再活下去。

強尼和達拉也是我們的朋友,你不能只因為失去某個人而停止生活,日子還是得過下去。

紅著眼睛的史提夫斥責他:「難道你就只在乎那把刀嗎?」「不是,」兩撇子顫抖地呼了一口氣,說道:「但我就是希望我只為那把刀痛心。」

「你就只為那把彈簧刀難過嗎?」史提哭紅了眼,厲聲質問他。「不是,」兩毛五顫抖地嘆息說:「可是我好希望只為那把刀難過。」

不要只看到一個男孩抹了髮油,便立刻對他下了評斷。

才不會全憑某個男孩抹的髮油量而驟下評斷,以貌取人。

當你是個孩子時,你就是黃金之物,就像新綠。當你年輕時,一切都是新的,是黎明。等你習慣了每件事情,那就成了白天。就像你喜歡看夕陽一樣,那是黃金之物,小馬,保有黃金之物,那是好的。

人小時候是金的,就像新綠。對小孩子而言,一切都是新鮮的,就像黎明;等你漸漸習慣一切後,那便是白天。正如你深愛日落一樣,小子,那也是金的;永遠保持金色的,那是一種很好的方式。

告訴阿達,太遲了。如果他還在世,他會聽嗎?我懷疑。突然間,這彷彿不是一件個人的事了。我想像得到在每個城市的黑暗面,都有成千上百的男孩像我們這樣活著。這些男孩的黑眼睛中跳躍著他們自己的陰影。也許有幾百個男孩都在看著夕陽和星星,想要追求更美好的事物,我可以想見在街燈下仆倒的男孩,因為他們卑劣、兇狠,痛恨這世界,想要告訴他們說這世界仍有美好的一面也已太遲了。何況就算你對他們說了,他們也不相信。應該有人在太遲之前告訴他們,幫助他們。應該有人說出他們的故事,到那時或許人們就會明白,不要只看到一個男孩抹了髮油,便立刻對他下了評斷。我覺得那是很重要的。

告訴達拉;但我已經來不及告訴達拉了。就算我告訴他,他聽得進去嗎?我很懷疑。突然之間,我覺得這不再是我個人的事,我可以想像生活在貧窮東區,成百上千的男孩,那些男孩同樣有著黑色的大眼睛,常被自己的影子嚇得驚跳起來。成百上千的男孩或許也觀賞日落,凝視著夜空的星星,衷心渴望更好的生活。我可以看見許多男孩在路燈下晃蕩,因為他們又兇又狠,仇視這個世界,然而我卻來不及告訴他們這個世界仍有好與善,即使我說了他們也不會相信。這個問題太大了,已超出個人的範籌。應該要有其他的助力,有人應該在一切太遲之前告訴那些男孩;應該有人說出自身所見所聞,或許人們才會明瞭,才不會全憑某個男孩抹的髮油量而驟下評斷,以貌取人。這對我而言很重要。

 

  書裡提到的那首詩,我特地去google把原文找出來,我個人是比較喜歡舊版的翻譯啦!

 Nothing Gold Can Stay         by Robort Frost

原文

舊版翻譯

新版翻譯

Nature’s first green is gold,

Her hardest hue to hold.

Her early leaf’s a flower;

But only so an hour.

Then leaf subsides to leaf.

So Eden sank to grief,

So dawn goes down to day.

Nothing gold can stay.

自然的第一抹綠是黃金。

是她最堅實的顏色,

是一朵花的新葉;

但剎那間迅即消逝。

那時枯葉疊著枯葉,

伊甸園也淪為哀傷。

黎明消逝褪為白日,

黃金之物恆不久留。

自然的新綠是金色的,

是她最難保存的色彩。

她的新葉是一朵花;

但僅能維持一分鍾,

然後再度化為葉片,

於是伊甸陷入悲傷。

黎明因此化為白日,

沒有金色能夠持久。

 

  因為我沒有英文版,下面的人名是從IMDB上找的,不確定是否和原著相符。演員中有不少名人哩!雷夫馬奇歐大家可能比較陌生,不過他有演過好幾集的小子難纏,而且他是唯一長大之後比較不顯老的人,哈哈!

名稱

電影版

舊版翻譯

新版翻譯

The Greasers

The Socials

 

浪子

凱子

油頭小子

公子哥兒

Ponyboy Curtis

Dallas Winston

Johnny Cade

Darrel Curtis

Sodapop Curtis

Two-Bit Matthews

Steve Randle

Tim Shepard

Cherry Valance

Bob Sheldon

Randy Anderson

C. Thomas Howell

麥特迪倫

雷夫馬奇歐

派屈克史威茲

Rob Lowe

Emilio Estevez

湯姆克魯斯

Glenn Withrow

戴安蓮恩

Leif Garrett

Darren Dalton

小馬

阿達

強尼

大雷

 

兩撇()

史提夫

索德

 

 

 

小子

達拉

強尼

德瑞

蘇打

兩毛五

史提

提姆

櫻桃

鮑伯

倫迪

 

創作者介紹
HYC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