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在地方館值勤,來了四五個看起來還未滿二十的學生,說要申請攝影證。我請保全協助,可是保全告知只有記者教授(特殊研究)可以申請,看著那些失望的年輕臉龐,我只能輕聲說抱歉,心裡想著是否扼殺了可能的創意幼苗?

  我曾因為在露天拍賣的照片被盜用而感到氣憤難平,但是卻從未想過要在部落格鎖右鍵,智慧財產權該無限上鋼到何種地步?其實我一直覺得智財權將嚴重阻礙人類的創意和發展(雖說也沒什麼不好,人類發展太快了,早晚把地球弄垮)。

  老實說,雖然我在工藝中心當志工,可是自認沒什麼藝術細胞,展場大部份的展品都只能外行的看熱鬧,可是我曾經看過幾個學生在生活館四樓待了一個下午,研究那些我看兩眼就完全無感的展品,真是害我一整個汗顏。

  我們知道,有很多夢想,僅僅只是一個點去triger,不管是小學生、中學生、或是花甲之年的退休人士,可能在我們禁止他們拍照的同時,就熄滅了那小小的熱情火苗。我真的很困惑,工藝所的展品,真的有了不起到要禁止人家拍照嗎?

  很久之前去了紐約和舊金山,因為太不了解自己了,竟然買了city pass,搭配一堆博物館和美術館。明明就沒不知道要看什麼,可是為了「賺夠本」,只好每一間都去,印象中各大博物館中,只有一個亞洲博物館的日本特展禁止拍照(看來亞洲人比較小氣),其他常設展都完全開放攝影。而歐洲兩大龍頭:大英博物館羅浮宮也都可以拍照,對比之下,歐美顯然比亞洲大氣多了,我們的博物館總是略顯傲慢。

  最近設計館的「丹麥大師 芬尤百年經典展」,因為換展後還沒輪到我們這組在設計館值勤,不知道是不是有禁止拍照,可是我去逛了大師的官網,他的作品不但提供照片下載,而且不是小圖檔喔,有1181x1181畫素。最誇張的是,竟然連CAD檔都有!我簡直是震驚到極點,原來這就是大師的胸襟氣度。(應該不是因為大師已經往生了,所以才這麼大氣吧?)

  說到中心的工藝老師們,當然他們本身具有極高的專業,但多多少少還是有受到政府經費的補助,目前在地方館一樓的特展,還更只是學員的作品,那個補助應該更多吧?連這樣的作品都還要禁止民眾拍照,我個人是覺得有點超過了,並不是拍了照就會去仿,會仿的人根本不用拍照啊!

  至於地方館二樓的稻草工藝(其實就是那幾個學生想拍的主題),我參加過草屯社大的稻草工藝課程,協會的老師們都很熱心人也超級好,我很喜歡她們。只是那些作品不能拍照,還真的滿傻眼的,因為上了一學期的課,連老師在旁邊教都不見得做得起來了(當然也有可能是我笨),我不相信別人拍拍照回去就會了。

  其實不能攝影,真的會阻礙推廣,想跟朋友炫耀今天看了什麼新奇的東西都做不到,人家根本不知道展品有多吸引人?有時僅僅只是一張照片,一個圖騰,或許就可以在一個未來的設計大師心裡紮根。

  一個博物館的價值在哪裡?到底不能攝影的目的是什麼?或許更親民的作為更能有助於地方工藝的發展。現在是全面禁止拍照,只有特定區域開放,有沒有可能反過來,改成全面開放?若有特定展覽被要求,再特別禁止攝影。希望工藝中心有一天也可以像台灣玻璃博物館一樣,在門口掛上一個「歡迎攝影」的告示牌,真的是「揪感心ㄟ」!

 

 

IMG_0073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