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篇

 

  說也奇怪,剛分手時總是桃花特別旺;連坐在海科院吹風都會被附近的駐軍搭訕;真是的,難怪偷渡客這麼多,原來這些人正事不幹,都在泡妞?大四時因為課業很鬆,所以跑去文化中心報了便宜的長青班,學古典吉他;結業時也適逢該時期,有個傢伙竟然跑來跟我要電話。各位!這裡可是淳樸的高雄耶!又不是龍蛇混雜的台北。雖說虛榮心是小小的被滿足了一下,不過還是很保守的只留了 BBS E-Mail,大約還通了兩年的 Mail,當然最後仍是無疾而終啦!而我連人家的臉都不記得了,對不起,我是無情的人~~~

 

社會篇

 

  這發生在我剛進第一家公司沒多久,有一回從公司搭電梯下樓,停在某一層時,外面站著兩個人正在講話,本來那個男生做手勢說他不搭了,可是當我按下關門鍵時,不曉得為什麼,他突然就衝了進來。然後開始問東問西,也就是傳說中的搭訕啦,離開電梯時還跟我交換了名片。據說他是在看了我一眼之後就決定要衝進電梯的,怪了,我記得當時我應該是兩眼呆滯、雙眼無神,處在半夢半醒間的彌留狀態才對呀!不然憑著本掌門的功力,豈會糊里糊塗的就給了別人名片?

 

  其實這是我所有的桃花中最「戲劇化」的一個,應該相當有變成可歌可泣有如愛情小說般劇情的潛力才是。可惜的是,他還是很不幸的被 OUT 了。不過台北人果然是比較積極,比較耐踩,本人可是經過長期抗戰後才開始沒再接到電話。其實他長得也還算人模人樣,(請問有人長得不「人模人樣」的嗎?)談吐也算斯文;不過,我想我是一開始就被嚇到了吧?畢竟人家也算是「下港來的」清純少女,把台北人都視為豺狼虎豹,是會吃人不吐骨頭的。

 

  所以大家才會說,打得好不如打得巧呀!一種是強勁平飛球,眼看就要穿越形成安打,結果硬生生的進了野手的手套,再更「ㄙㄞヽ」的話還會變成雙殺。另一種是看似軟弱無力的小飛球,飛呀飛的,恰好掉在三不管地帶,三個和尚衝過去,結果沒半滴水可喝,只能眼睜睜的看它變成安打。我現在也只能祈禱,希望那不是在「錯」的時機裡所出現的「對」的人,否則我豈不是嘔死?

 

~待續~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