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為賦新辭裝氣質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天在 FB 上看到侯文詠的網誌,他兒子小小年紀,竟然對他說:「我覺得人生,選擇比努力重要。因為做對了選擇,就算努力不夠,還是有機會。一旦做錯了選擇,再怎麼努力也無法超越那個選擇的格局。」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一早接到一通讓人 Happy 的電話(雖然害我沒辦法睡到十二點!哈哈!),是我失聯許久的國中同學。其實嚴格說來是國一同學,我們只同班不到一年,可是她卻是我國中畢業後唯一還有聯絡的同學。我們雖然同班時間很短,可是頻率很合,她休學再復學後變成和我妹同班,可是還是和我比較好,我們當年常講電話講到我媽抓狂。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天(6/12)下午去逛台中的COSTCO,遇到一件超鳥的事。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在「人間四月天」裡,徐志摩要求妻子張幼儀給他自由,飾演張幼儀的劉若英,悲切的控訴:「你向一個沒有自由的人要自由?對不起,你要的自由,我無能為力!」而現在的我,也想要狂喊:「你向一個不希罕你所謂的幸福的人要幸福?對不起,你要的幸福,我無能為力!」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小茵傳來的訊息,唉!我很喜歡他寫的書呢。想到再也沒有機會看到麥克‧克萊頓的小說了,總覺得有點感傷!(當然,也大大降低了再次發生看書看到天亮的風險!)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首很早很早的歌,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十年了!沒想到我投身職場已經十年了!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話說本姑娘不知是被什麼東西附身,竟然調了一早七點半的鬧鐘,而且只有小賴床一下下,還沒八點就出門了。八點十五分抵達故宮停車場,已經半滿了,不過我還是停到一個很讚的車位。我在一樓廣場上邊聽著 iPod,邊想著竟然才八點半人就這麼多了?看到幾個時髦女子登著高跟鞋走過,忍不住想,等下她們可能撐不到半小時。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在公車上 聽到兩個高中小男生 討論著人生這種嚴肅的話題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才剛看完阿民的球賽回來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Apr 29 Sat 2006 01:50
  • 聽雨

 
我討厭下雨的日子!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一時,同寢室的學姐在她的桌前貼上了一張便條~

上面寫了這麼一段話:

神吶 請賜給我平靜的心 去接受無法改變的事

再賜給我勇氣 去改變可以改變的事

另外 請再賜給我智慧 以區分這兩者的不同

 

當厭倦了每天上班下班,厭倦了每天一早起床,做不完的事,開不完的會,

厭倦了想哭的時候不能哭,不想笑的時候卻不能不笑,

每當這樣的時候,或許,我就該把這幾句名言拿出來默唸,並寫入心坎裏...

 

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th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the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漫畫裡有個傳說:”笨蛋是不會感冒的.”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幾年來,雖然還是起鬨沒誠意的居多,但也不是說完全沒有表示好感的人。只是,總是提不起勁來;工作很累,假日太短,睡覺都不夠了,哪還有閒情逸緻搞什麼風花雪月?而再也找不到是,喜歡一個人的那種感覺,那種「撩落去」的感覺。大概只剩下看著帥哥的海報時(ex. Brad Pitt、小時候的威廉王子、Mulder),那種純然的視覺享受還能夠讓我的心雀躍。

 

  或許,或許我還在等待,等待電光火石的瞬間,等待四目交接的剎那,等待在那一刻,可以篤定,此生是非君莫屬的悸動!而也或許,這個人是,永遠永遠永遠也不會出現!眾裡尋他千百度,可是不要說驀然回首,也更別說燈火闌珊;哼!就算是死命的盯著,就算是燈火通明之處,也看不到半個「那人」啊!

 

  我不是小蘭,也找不到新一;我不是 Scully,也等不到 Mulder;我不是小茜,更沒有誤闖咒泉鄉的亂馬。可是,我知道我在尋找,尋找一種永遠,一種不管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都可以確定我會一直愛著他的永遠。但是,或許,只是或許,「永遠」~永遠是一個神話?

 

  寫到這裡,我終於瞭解,桃花這種東西是摘不得的,起碼我摘不起。那麼,如果婚姻的基準不是為了愛情,最少也應該要是為了婚假和禮金吧?可是,怎麼就都遇不上一個和我有一樣共識的人呢? 不管是頂客族 DINKDouble Income No Kids)或是頂斯族 DINSDouble Income No Sex),都是這麼的吸引人啊!雖然我個人認為,如果能夠 Single Income 會更佳啦!喔~呵呵呵~~~

 

  綜觀以上結論,在二十九歲的最後一天,我想要,把這個匾額...送給自己!

 

~全文完~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桃花篇

 

  說也奇怪,剛分手時總是桃花特別旺;連坐在海科院吹風都會被附近的駐軍搭訕;真是的,難怪偷渡客這麼多,原來這些人正事不幹,都在泡妞?大四時因為課業很鬆,所以跑去文化中心報了便宜的長青班,學古典吉他;結業時也適逢該時期,有個傢伙竟然跑來跟我要電話。各位!這裡可是淳樸的高雄耶!又不是龍蛇混雜的台北。雖說虛榮心是小小的被滿足了一下,不過還是很保守的只留了 BBS E-Mail,大約還通了兩年的 Mail,當然最後仍是無疾而終啦!而我連人家的臉都不記得了,對不起,我是無情的人~~~

 

社會篇

 

  這發生在我剛進第一家公司沒多久,有一回從公司搭電梯下樓,停在某一層時,外面站著兩個人正在講話,本來那個男生做手勢說他不搭了,可是當我按下關門鍵時,不曉得為什麼,他突然就衝了進來。然後開始問東問西,也就是傳說中的搭訕啦,離開電梯時還跟我交換了名片。據說他是在看了我一眼之後就決定要衝進電梯的,怪了,我記得當時我應該是兩眼呆滯、雙眼無神,處在半夢半醒間的彌留狀態才對呀!不然憑著本掌門的功力,豈會糊里糊塗的就給了別人名片?

 

  其實這是我所有的桃花中最「戲劇化」的一個,應該相當有變成可歌可泣有如愛情小說般劇情的潛力才是。可惜的是,他還是很不幸的被 OUT 了。不過台北人果然是比較積極,比較耐踩,本人可是經過長期抗戰後才開始沒再接到電話。其實他長得也還算人模人樣,(請問有人長得不「人模人樣」的嗎?)談吐也算斯文;不過,我想我是一開始就被嚇到了吧?畢竟人家也算是「下港來的」清純少女,把台北人都視為豺狼虎豹,是會吃人不吐骨頭的。

 

  所以大家才會說,打得好不如打得巧呀!一種是強勁平飛球,眼看就要穿越形成安打,結果硬生生的進了野手的手套,再更「ㄙㄞヽ」的話還會變成雙殺。另一種是看似軟弱無力的小飛球,飛呀飛的,恰好掉在三不管地帶,三個和尚衝過去,結果沒半滴水可喝,只能眼睜睜的看它變成安打。我現在也只能祈禱,希望那不是在「錯」的時機裡所出現的「對」的人,否則我豈不是嘔死?

 

~待續~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學篇

 

  這是我睽違了六年之後,開始和男生有「近距離」的接觸。噯噯噯!所謂的近距離就是一起坐著上課啊(高中是男女分班)!想到哪兒去了?大一時出現了兩朵桃花,本時期的我相當缺德,都把喜歡我的人灌上「變態」二字,所以呢!就出現了「變態學長」及「變態機械系同學」兩種稱謂。至於為什麼叫人家變態?或許是因為我覺得會喜歡這麼變態的我的人,多多少少都有點變態吧?

 

  大二時,有機實驗因為衝堂,改去和生物系一起修,在我們後面 bench 的那一組,有個男生老是叫我「小飛柔」,不過因為他沒有什麼實際的行動,所以並沒有悲慘的變成「變態生物系同學」,也或許是因為考量到有機實驗通常都要做很久,跑不出 data 時也要互抄一下,所以不要做的太絕才好。唉呀!沒想到我小小年紀這麼奸詐?

 

  總之,大一到大三這段時期,大概是金庸看太多了吧?我的心思完全放在想要和男生建立起那種充滿「義氣」的友誼,誰想越界誰就會狠狠的被踩死!雖然我看到小強會嚇得皮皮銼,可是踩起這種桃花來,可是快、狠、準吶!至於這些屍體們,因族繁不及備載(此句純屬個人膨風用),在此就不一一贅述啦!此時期的座右銘為:「給我純友誼!其餘免談!」(後來發現其實建立的友誼都是酒肉之誼啊!和小說寫得熱血友誼一點都不像,我是為了什麼這麼辛苦啊?嗚嗚嗚……

 

  好啦!寫了這麼多,終於要進入重頭戲了。不能免俗的,我還是下定決心修了必修的愛情學分,雖然不幸被當了,好歹也算是修過啦!他第一個握住我的手、第一個吻上我的唇的男生(老天保祐千萬別是最後一個),我想,在我心中是佔有一定份量的。這裡不能透露太多,因為耳目眾多,再講下去人家會害羞啦!(其實是擔心不小心說了別人太多的壞話,被發現就慘了,哈哈哈!)或許對我們而言,當朋友要比當情人自在的多吧?

 

  啥?你嫌這麼短算什麼重頭戲?好啦!好啦!那就補充一下趣事一則好了。話說因為我們是同班同學,在一起後雖沒刻意隱瞞,可是也沒有刻意公開,所以剛開始還是有不少同學不曉得。有一天打完球賽,他回武嶺(男生宿舍)換完衣服後我們就騎車下山打算去約會,某位同學也打完球要回武嶺,恰好騎車迎面而來;此時我坐在後座,從背後環住他的脖子,靠在他的耳邊說話(那時還不用戴安全帽)。我永遠記得那位同學看到我們像見到鬼一樣,眼睛瞪著老大,下巴差點沒掉下來,我真的很怕他去撞山壁;害我們一路從活動中心笑到洞口,說實話,我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很好笑。

 

~待續~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初中篇

 

  初中唸的是女校,嘿嘿!不能免俗的,看上的一定要是「女」的才行呀,不然怎麼對得起我們那個尼姑學校?這次也是暗戀啦!不同於小學時期,我和那個同學其實不熟,中國人講「隔」,或許是隔著某種程度的距離才能創造美感吧?不過那位同學長得挺帥的,唉!從小就承受不住美色的誘惑啊!可是,其實仔細想想,說是喜歡太強烈,說是欣賞嘛!又太漠然。真是令人懷念啊,青澀的青春,遙遠的歲月…….

 

高中篇

 

  這是我第一次有那種「驚豔」的感覺,高中雖然是男女合校,不過我們學校男生的貨色實在是挺差的,對我而言,他們都是「沒有五官的男人」,喔呵呵呵!

 

  高一的寒假,和同學跑去報名了救國團的「溪阿玉活動隊」,就是所謂的溪頭 + 阿里山 + 玉山的營隊。唉呀!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個阿里山的值星官,真是帥呆了!雖說他自稱十天沒洗澡實在有點噁,不過,他是第一個讓我一看就很想大叫「哇~好帥!」的男生(因為那時候我還不認識 Brad Pitt )。可是呢!人類的記憶果然是不可靠的東西,我現在是完完全全想不起來他長的是圓是扁?不然拿來做做夢也好啊!(喂~別想歪了~可不是「那種」夢喔!

 

~待續~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底是什麼東西三十週年呢?哼!這還需要我講嗎?當然當然當然是指我的年齡啦!你就是一定要逼我講出來嗎?嗚嗚嗚……

 

  好吧!不管再怎麼不願意,這一天總是會到來的。身為一個鐵錚錚的漢子,不!是纖弱弱的女子,豈能過不了三十這一關?所以呢,為了紀念我三十年的青春歲月,我決定來回憶一下這三十年來的桃花劫。(桃花是有個一兩朵啦!不過,要稱為「劫」可還早的很咧!

 

小學篇

 

  嗯,話說我的初戀,初次的暗戀,發生在我小學三年級之時。大家都知道,小學的座位是按身高排列的,想當然耳,這個男主角和我一樣是個冬瓜,位子換來換去,我們倆個總常常被排在一起。所謂日久生情,就這麼開始我淡淡的初戀啦!可惜本人小學時和現在一樣ㄍㄧㄥ,唯一的甜蜜回憶是,有一回我們一起當值日生,他去倒垃圾,我則留在教室整理桌椅。然後忽然玩心一起,就躲在桌子下等著嚇人,等他邊叫我的名字邊走過來時,我就突然跳起來大叫一聲。非常無聊的遊戲,結局是我撞到頭痛的要死,他則跌在地上,垃圾筒也飛了出去,幸好當時沒垃圾,不然還真是樂極生悲啊!總之,真的是無聊到爆的劇情,可是,我忘不了我們當時趴在地上無法停止的笑聲,我忘不了在那一瞬間,簡單而純粹的快樂。至於這個男孩現在哪兒去了?很抱歉,不曉得,大概也已埋沒在人群中不復見了吧?

 

~待續~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凌晨三點二十六分

我討厭 在這樣深的夜裡 仍然 了無睡意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以為,死亡對我而言,是陌生而又遙遠的事。

直到接到了文的電話,我才知道,

它,仍然是陌生,但……卻如此靠近。

 

我們不敢也不願相信,像是一種不真切的疏離,在猶疑的空氣裡飄盪。

文說,她上星期才接過玲的簡訊,因為太忙了,所以沒回電。

我說,我前陣子才在MSN上遇過玲,也因為沒什麼事,連訊息都未曾傳。

世間的遺憾,是否全是這樣造成的?由太多的「如果當初……」所交織而成的無奈,在午夜裡低迴……

 

我可以假裝玲仍然在遠方開心的笑著,

可是,卻無法阻止在看到MSN上離線的ID時,心中所湧起的刺痛。

我可以假裝還能打那支不會再接通的電話,

可是,卻無法釋懷,在有機會的時候,我們……不曾交談。

 

生命可以超乎想像的堅忍不拔,卻同時又可以脆弱的叫人錯愕,

多麼的……讓人措手不及。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