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女生」,一定會有不少事是由「媽媽」教的。但是我仔細的回想,所有屬於女人該學的那些事,似乎絕大多數不是我阿母教的。

 

  第一次用衛生棉(國三),這是我媽教的沒錯。

  第一次買有鋼圈的內衣(大一),是小玉帶我去的,一買就是買華歌爾的,害我從此之後忠誠十幾年,很晚才開始試穿其它牌子。我大一時還穿著少女型內衣,一整個被同學唸到爆,雖說老娘沒有巨乳,但也不是平胸啊,難怪我老覺得跑步時胸部很不舒服。

  第一次用衛生棉條(大二),南海岸時全班女生幾乎全部被佩君放射,不管是該來的不該來的全數中招。因為我們是要下水做實驗的,遇到生理期很不方便;雅玲很熱心的給我一個棉條還教我怎麼用,但是我在浴室搞了半天就是放不進去,看到棉條附作用是「休克」更是嚇的放棄,最後我們一群人都是直接在泳衣下放衛生棉,還互相取笑幸好潮間帶鯊魚游不過來,應該不用太擔心。

  第一次刮液毛(大三),是芯妮教的,還警告我剛刮完幾天都會覺得癢,是正常現象。

  第一次用化妝水(大四),Joyce 教我去買化妝棉 And 如何使用,可惜只用了幾次之後就整個犯懶,化妝棉放了十年還沒用完!

  第一次穿高跟鞋和擦口紅(大四),鞋子、口紅、衣服都是大學同學提供的,主要是那天要上台報告,是誰規定 seminar 一定要穿裙子啊?!又不會因此不被教授電,真是的!

  第一次戴隱形眼鏡(二十二歲),配了一付硬式的隱形眼鏡,只戴過兩次,每次都要搞一個小時才戴得上去,而且去看電影每個字都看得清楚,但是到腦袋裡完全無力整合,很詭異的經驗。

  第一次修眉毛(二十三歲),在高雄逛百貨公司時,剛好在做彩妝示範,就被抓去修眉毛,還被嫌像郝柏村!

  第一次刮腿毛(二十六歲),和大學同學去台東玩,在旅館裡 Joyce 教我的,隔天還展現給在台東工作的學長看,我也是有一雙玉腿的。

  第一次用卸妝油,美麗華卡可以換植村秀的櫻花卸妝油,就和欣宜跑去換了,然後一直以為是拿來洗臉的,用完後跑去找欣宜抱怨,這什麼洗面乳啊?洗完整個臉都是油的!被欣宜笑到翻,還要跟我講解怎麼用。

  第一次染髮,是同事 May 到府服務,主要是我白頭髮實在是太猖狂了,May 來教我如何自己染髮。

  第一次刷睫毛膏(三十歲),和兩個妹妹去清邁玩,要去泡野溪溫泉,結果那兩個人在那邊給我梳妝打扮,為了怕被我罵,小妹只好教我刷睫毛膏讓我有事做,但是不小心畫到臉上,刷睫毛膏真是困難。

  第一次去角質(三十歲),和阿母去京都賞楓泡湯,從泡湯池起來後,飯店裡放了一些保養用品,不小心拿了去角質的抹半天,想說這洗面乳好怪,也沒泡泡出現,最後是自己看圖學的,有夠瞎。

  第一次按摩(三十二歲),參加山外山的大陸團認識了美尉,我們三個女生其中一晚相約去做按摩,我只能說,壓到最後我都快無法呼吸了,雖然美尉有告訴我呼吸的訣竅,可是鼻子一整個塞住超痛苦。

 

  所以說,阿母實在不能怪我不打扮不保養啊!你根本什麼也沒教過我啊~~~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