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隋亂(一~六)
作者:酒徒
出版社:野人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0.3月

 

卷一 塞下曲
卷二 功名誤
卷三 大風歌

  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心醉於刺鳥裡的那句名言「唯有以最深沉的痛苦,才能換得最美好的事物。」我當時無法體會,現在也還未能全然領略,可是每每看了像這樣的書,就能夠理解,要成就一個我們都渴求的「美好」人格,一個沉著冷靜、堅定良善、洞察人心,卻又無所畏懼的澄淨靈魂,每一次的成長,都要付出沉重的代價。相形之下,我寧可當一個販夫走卒,在歷史裡灰飛煙滅,也不願做為一個「傳奇」。(無巧不巧,王菲就是為了這兩個字下堂的。)

  闔上第一卷,我希望自己錯了,可是,心中隱隱知道,錯過了,就錯過了。陶闊脫絲不會跟他走了,他有刀、有箭,足以保護她一輩子,但是身為族長的女兒,她也有無可逃避的責任。這時,忍不住為了旭子這龜龜毛毛的個性生氣,稟報什麼父母,每天跟人家黏在一起,難道就符合中原的禮教?逼著人家私奔,難道就符合父母的期許?唉!罷了罷了,跟一個十五歲毛頭小子生氣的自己,也太無聊了。

  這幾個角色裡,我最喜歡的大概是徐大眼了,旭子雖然沒有郭靖那麼駑鈍,但是就像武俠小說的主角,通常一定是從一個完全不會武到天下無敵的高手一樣,就是所謂的最佳進步獎。要拿最佳進步獎的首要條件,當然是原始分數越低越好,最好比零分還低,所以旭子初出場自然不能太「搖擺」,但是悟性一定要是史上最高的。

  可是徐大眼不一樣,他一開始就展現少年英雄的氣勢,旭子也從他身上學了不少。兩人分道揚鑣之後,他沉寂了兩本,戲份被宇文士及那個分岔的舌頭搶走了不少。(廢話!沒跟在主角身邊是要有什麼戲份?)而終於到了第四卷,兩人卻在戰場上兵戎相見,真是讓我不忍卒睹啊。

  最後,我常想,民謠裡流傳的「亡隋李氏」之說;到底是因為楊廣太迷信,逼出了李淵,才造成預言成真,還是真的是因為預言太強,所以出了個李世民?Anyway,事實上我還滿喜歡李世民的,小妹一直問,你看到李世民殺他哥了沒?妹妹啊妹妹,我看「隋亂」整套寫完也不會演到玄武門之變,看了四本旭子也才從十四長到了二十,照這種速度是演不到那裡的,難不成後兩本都來一個X年後?

 

卷四 揚州慢

  「耍無賴撒謊是高句麗這個半島民族的特長。」

  「風暴未來之前,他們長著的都是一張懦夫的面孔。但在天崩地裂之當口,他一個個驕傲地挺直了脊背。」

  「最敬重的長輩是賊頭,最好的朋友是仇敵,曾經引以為靠山的陛下是個不守信用、做事隨意並且貪婪的傢伙。他心裡如是想,眼神卻平靜如水。」

  「世人皆云慈不掌兵,而行殺戮之事卻懷慈悲之心者,惟仲堅也!」

  我曾經,在午餐時間和同事叨叨唸唸這亂七八糟的政局,怨懟 國父那傢伙搞什麼民主政治,當年他要是自立為王,說不得也開創個百年盛世?等個幾百年,我們或許可以等到一個明君,但是選個幾百年,永遠只有爛蘋果。說到氣憤處忍不住也想學學趙匡胤來個黃袍加身,黃袍不好弄,黃色塑膠雨衣倒是很多件,可拿來頂著先。

  只是,同事也忍不住反駁,寧願幾百年都是十分,也不要五十年一百分,剩下的零分,因為誰也不知道自己會生在亂世還是盛世?寧為太平犬,不為亂世人,我們一點都不想要李旭那個「馬上取」的的功名,只想平安順遂的過一生。

  民主,會讓一個國家變得平庸,人多口雜,政策不見得有對錯,但是若舉棋不定,朝令夕改,最後就同父子騎驢一樣,失了方向。我很喜歡孫院長,也始終認為,他的中風改變得不只是他的命運,也是全台灣的命運。但或許我想得太簡單,把他放在這個時代,就算他想要有所做為,滿朝的「垃圾民代」除了扯後腿外,又有幾人是真的想為這個國家做事?

 

卷五 水龍吟

  「有的身手矯健卻不那麼上心,有的做事認真身手卻不濟。還有的明明身手不濟,做事也不靈光,卻會裝做很賣力,很有本事的樣子……」

  「這就是他誓死捍衛的大隋,對自己人的防範心永遠比對外寇重。這就是他為之鞠躬盡瘁的朝廷,外邊的野火已經燒到了窗邊,裡邊的人還在忙著比賽拆房樑挖牆角。至於整座大廈是否將傾,人們要麼視而不見,要麼看見了卻毫不在乎。」

  延續著和第四本一樣的情感,我真是很不想看下去啊!因為我一點都不想看到旭子和徐大眼打架(應該是打仗才對吧),這感覺就像無堅不摧的矛對上刀槍不入的盾一樣,不管是誰輸了都讓人扼腕。雖說比起來,旭子身邊的人不但比較正派,也比較挺他,他遇到的上司也比徐大眼好。徐大眼在瓦崗山上有李密扯後腿,看起來是旭子的贏面較大,可是人家很喜歡徐大眼啊!(還是小說把他寫得太好?)而且他還是唐朝的開國功臣,在小說裡被拿來玩還滿鳥的,最後還因為其孫反武則天而被開棺戮屍,下場似乎不大好。

  國家,國家,這些人,都想忠於自己的國家。但忠於國家,是忠於君,還是忠於國?旭子找到了目標,武將的職責是守護。但說是這樣說,就算瓦崗軍比大隋的軍官還要戒律嚴明,就算大隋的士兵燒殺擄掠,我想旭子依然會舉起手上的刀。他償還的,是知遇之恩,不是守護。

  在亂世,什麼是對的?什麼又是錯的?似乎已經不容選擇?或許民主真正的好處,是讓我們不需要把忠君當做愛國?同樣有昏庸的上位者,同樣有把自己家族利益放在最高位的權臣,還加上了民代,說起來,欺壓百姓的「官」們是有增無減,只是分散了權力,從一人變成多人。我們若想改朝換代,不需要經過武力,不需要經過戰爭,唯一流的血,大概是立法諸公們打架所流的,而那樣的鮮血,不存在讓人尊敬的價值。

  或許,我錯怪了 國父,即使民主讓我們的國家變得平庸,也勝過每隔幾百年就得讓鮮血染紅了山河!

 

卷六 廣陵散

  正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一開始沒看完,就……再也看不完了。續借了N次還搞到過期後,我就把書先還回圖書館了,免得變成圖書館黑名單,待我哪年心血來潮再來給他看完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HYC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H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